Google
 首页 
  用户  密码   诗人   朝代   诗词   留言本   注册 
 欢迎光临  
 2018年2月24日,Sat
 你是本站
第 13527634 位
 访客。现在共有 191 在线
 总流量为: 15487877 页

 诗词查询
 朝代
 
 作者
 
 诗词
 

 每日一作者简介
翁宏,字大举,桂州人。诗三首。

 每日一诗词
唐五代.李贺
鸢肩公子二十余,
齿编贝,
唇激朱。
气如虹霓,
饮如建瓴,
走马夜归叫严更。
径穿复道游椒房,
尨裘金玦杂花光。
玉堂调笑金楼子,
台下戏学邯郸倡。
口吟舌话称女郎,
锦祛绣面汉帝旁。
得明珠十斛,
白壁一双。
新诏垂金曳紫光煌煌。
马如飞,
人如水,
九卿六官皆望履。
将回日月先反掌,
欲作江河惟画地。
峨峨虎冠上切云,
竦剑晨趋凌紫氛。
绣段千寻贻皂隶,
黄金百镒贶家臣。
十二门前张大宅,
晴春烟起连天碧。
金铺缀日杂红光,
铜龙啮环似争力。
瑶姬凝醉卧芳席,
海素笼窗空下隔。
丹穴取凤充行庖,
臞臞如拳那足食?
金蟾呀呀兰烛香,
军装武妓声琅珰。
谁知花雨夜来过?但见池台春草长。
嘈嘈弦吹匝天开,
洪崖箫声绕天来。
天长一矢贯双虎,
云弝绝骋聒旱雷。
乱袖交竿管儿舞。
吴音绿鸟学言语。
能教刻石平紫金,
解送刻毛寄新兔。
三皇后,
七贵人,
五十校尉二将军。
当时飞去逐彩云,
化作今日京华春。


 友情连接
绝妙好词
V & L Canada
Power Javascript

宫妓

唐五代• 李商隐
珠箔轻明拂玉墀,
披香新殿斗腰支。
不须看尽鱼龙戏,
终谴君王怒偃师。


【注释】
 
【评论】
邹珊 (7/8/2007 2:45:05 PM, IP:72.x.x.10)
【注释】:这是一首哲理诗,借物喻人,以蝉来比喻高洁,抒发了位卑寄人篱下的感叹。   古人有云:「昔诗人篇什,为情而造文。」这首咏蝉诗,就是抓住蝉的特点,结合作者的情思,「为情而造文」的。诗中的蝉,也就是作者自己的影子。   「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首句闻蝉鸣而起兴。「高」指蝉栖高树,暗喻自己的清高;蝉在高树吸风饮露,所以「难饱」,这又与作者身世感受暗合。由「难饱」而引出「声」来,所以哀中又有「恨」。但这样的鸣声是白费,是徒劳,因为不能使它摆脱难饱的困境。这是说,作者由于为人清高,所以生活清贫,虽然向有力者陈情,希望得到他们的帮助,最终却是徒劳的。这样结合作者自己的感受来咏物,会不会把物的本来面貌歪曲了呢?比方蝉,本来没有什么「难饱」和「恨」,作者这样说,不是不真实了吗?咏物诗的真实,是作者感情的真实。作者确实有这种感受,借蝉来写,只要「高」和「声」是和蝉符合的,作者可以写出他对「高」和「声」的独特感受来,可以写「居高声自远」(虞世南《咏蝉》),也可以写「本以高难饱」,这两者对两位不同的作者都是真实的。   接着,从「恨费声」里引出「五更疏欲断」,用「一树碧无情」来作衬托,把不得志的感情推进一步,达到了抒情的顶点。蝉的鸣声到五更天亮时,已经稀疏得快要断绝了,可是一树的叶子还是那样碧绿,并不为它的「疏欲断」而悲伤憔悴,显得那样冷酷无情。这里接触到咏物诗的另一特色,即无理得妙。蝉声的疏欲断,与树叶的绿和碧两者本无关涉,可是作者却怪树的无动于衷。这看似毫无道理,但无理处正见出作者的真实感情。「疏欲断「既是写蝉,也是寄托自己的身世遭遇。就蝉说,责怪树的无情是无理;就寄托身世遭遇说,责怪有力者本可以依托荫庇而却无情,是有理的。咏物诗既以抒情为主,所以这种无理在抒情上就成了有理了。   接下去来一个转折,抛开咏蝉,转到自己身上。这一转就打破了咏蝉的限制,扩大了诗的内容。要是局限在咏蝉上面,有的话就不好说了。「薄宦梗犹泛,故园芜已平。」作者在各地当幕僚,是个小官,所以称薄宦。经常在各地流转,好象大水中的木偶到处漂流。这种不安定的生活,使他怀念家乡。「田园将芜胡不归」,更何况家乡田园里的杂草和野地里的杂草已经连成一片了,作者思归就更加迫切。这两句好象和上文的咏蝉无关,暗中还是有联系的。「薄宦」同「高难饱」、「恨费声」联系,小官微禄,所以难饱费声。经过这一转折,上文咏蝉的抒情意味就更明白了。   末联「烦君最相警,我亦举家清」,又回到咏蝉上来,用拟人法写蝉。「君」与「我」对举,把咏物和抒情密切结合,而又呼应开头,首尾圆合。蝉的难饱正与我也举家清贫相应;蝉的鸣叫声,又提醒我这个与蝉境遇相似的小官,想到「故园芜已平」,不免勾起赋归之念。钱锺书先生评论这首诗说:「蝉饥而哀鸣,树则漠然无动,油然自绿也(油然自绿是对「碧」字的很好说明)。树无情而人(『我』)有情,遂起同感。蝉栖树上,却恝置(犹淡忘)之;蝉鸣非为『我』发,『我』却谓其『相警』,是蝉于我亦『无情』,而我与之为有情也。错综细腻。」钱先生指出不仅树无情而蝉亦无情,进一步说明咏蝉与抒情的错综关系,对我们更有启发。   咏物诗,贵在「体物为妙,功在密附」。这首咏蝉诗,「传神空际,超超玄著」,被朱彝尊誉为「咏物最上乘」。   (周振甫)
加入你的评论,请先登录。如果没有帐号, 按这里去注册一个新帐号。
返回
 
 
© Copyright 2001-2018 rdliu.com 诗词意, CANADA. ALL RIGHTS RESERVED
Site Powered By PowerJS Software Ltd, [ 0 sec ]